辉煌中文网 - 都市小说 - 那个BUG玩家她来了[科幻]在线阅读 - 第 61 章 研究(1)

第 61 章 研究(1)

书迷正在阅读:我是至尊
        天才本站地址
        “我进来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胡来敲响f7教室的门,不等回应就推门走进,里面却空无一人,只有收拾得整洁的桌面。胡来沿着层层楼梯走到最中央的升降台,看到桌面上摆放着的一小条试管,旁边是娜丽塔的笔记
        「自取。」
        胡来将玻璃罐放到娜丽塔的桌面,另一只手蹭过桌沿,摸到了旁边对着一整摞的光文研究报告。她捻起一份,上面写着基础光文字符二号表。
        如果胡来没记错的话,现在学生们在学习的是一号表,用摩斯电码一样的小点来表示短光的节奏。而这份二号表,则是要在条纹格里绘制,利用横纵向的占格表示。
        看起来森林里的文明结构也很复杂啊,胡来想,翻到光文字符四号表上,看到了西斯曾经给她演示过的那一个字符。就像人类文明一样,不同的语序和语言逻辑形成了不同的字符表,说明光织生物之间也存在不和谐的地方,以至于他们无法统一形式。
        胡来收起那条试管,打算去阅读大厅租借一个下午的研究间。除了对转录液的研究,她还要完成需要提交给探险家联盟的报告。
        西斯回到宿舍清理身上的泥污,庞德去寻找2566相关的信息,罗切特则是去图书馆查阅减震装置的设计资料。三条信息链有条不紊地推进,让胡来松了一口气。
        囚者、公投、神种。
        胡来在离开时带上了f7教室的大门,她打算抓紧时间完成探险家联盟的任务。距离周一还有十个小时,她还可以抽空休息一会。连轴转了三天,她只睡了七个小时。
        即使是在持续更新的游戏里,也会出于本能地感到疲惫。跟据统计,索加纳学会人均每日睡眠时间为56个小时,这个数字还在以每年03的速度下降。再过个几十年,玩家的身体就能适应游戏的刷新机制,精神上不再依赖睡眠。
        两片阅读区的入口处有自助机器人,可以查找空余的房间并且直接进行支付。
        胡来将口袋里的能源石放到机器人的嘴巴里,筛选出所剩无几的实验室隔间,找到了一间中等大小的隔间,里面的器材刚刚换新,要更贵一点。
        支付完毕,系统受到门锁的解开方法,是有整整四层的齿轮锁,门口会放上各种齿轮散件,只有将它拼回轴上,让房间运作,才能打开门。
        但胡来没有急着打开那扇门,而是在外侧的休息花园坐了一会儿。身后是茶厅,露天式的小花园被分成一个又一个独立的座位,将规划者的社交恐惧症诠释得淋漓尽致。
        胡来仰躺在座位上,等西斯来休息花园102号找她汇合。等待的过程有些无聊,胡来抬头对着天花板数星星。
        明日之城是看不到星星的,在背景故事里,头顶的星图全部来自0558号种子自带的数据仓库。为了让数据种子能够更快发展,未来人类将所有人类智慧结晶全部录入种子,整座明日之城才能用不到百年的时间极快地建立起来。
        只不过,这样做的后果就是像现在这样。缺少了必要的经历,明日之城的住民也就是nc,缺少了中间的过渡技能,比如如何制造机动车和自行车,他们只会制造音速摩托和磁悬浮车厢,但是材料全都在r以上的副本内,没法将整座明日之城进行现代化。
        来到明日之城的第三天,还有很多谜团没有被解开,线索虽然很多,但却像毛线团一样揉在一起。如果要是真的这么容易就能通关,也不会让所有人在这里停留了整整十七年。
        “胡来你还好吗”
        胡来坐直身子,西斯在她面前站定,在她的嘱咐下只穿了十分简单的衣物,白色的上衣和黑色的短裤,可以看到他腿部蓝色的荧光,那是被浮蟋腐蚀的记号。
        胡来站起来“没事,走吧,我要先抽取你的血液样本。”
        走出几步就是胡来租借的实验室,正六边形的单层房屋,大大小小的木头齿轮被放在凹槽里。胡来从里面抽出来,按照提示一层一层地摆放好。
        如果有谁能够破解这些谜题,那么他就可以免费使用一天的实验室,不需要付费。只是对于大家而言还是太难了,这些谜题都不相同,又是关系到几何,有时是数学,有时又是逻辑推理的问题,不可能有人连续许多天解开。
        摆放好齿轮,胡来从上方拽下来遮板,拉下一旁的拉杆,齿轮开始运转,大门缓慢地退开,里面的灯也随之亮起。胡来走进去,器械上方冒出一个个提示窗口,写着使用方法和实验须知。
        胡来走进更衣间,将紧身战斗服扒掉,被机械臂爪按着换上了消毒实验服,不是白大褂。
        胡来脱掉鞋子,将它们踢到角落里,赤着脚走出去,在出口处下限的小池子里裹上一次性除菌膜。
        她踩在地板上,脚下的涂装层开始发热。西斯坐在一旁的实验台上,将上衣丢到一旁,背对着胡来。可以看到他的椎骨有些变形,断断续续地刺出皮肤,呈黑紫色。
        西斯把翅膀抱在怀里,平日看上去很结实的翅膀在此时变得格外柔软。
        西斯头顶的灯很亮,几乎没有一点阴影。胡来从旁边拉了把椅子,又从另一侧拿来针筒,坐在西斯的背后,看到他在翅膀中间那颗发着光的心脏,仅仅隔着薄薄的皮层。
        胡来轻轻按压“你就这么把心脏暴露在外面,不会危险吗”
        “不会,心脏对于神种来说并不是最重要的器官。血液的唯一作用是让翅膀的充血可控,被破坏之后只会影响飞行,不会危及生命。”
        “这样啊。”
        胡来应道,用针管小心刺入清晰可见的血管中。她要先测量西斯体内的小型生物的类型和种类,顺便观测浓度。100,胡来确认数值,将它们倒入旁边的高浓度离析液里,等待小型生物的沉淀。
        胡来拨开西斯的主翼,里面是硬邦邦的骨架。随即胡来拿出小刀,找到西斯脊椎上凸起的一块黑紫色的骨节。
        “看起来,你们也没有骨膜应该不会痛吧。”
        胡来的小刀划在上面,刀片却被划出一个豁口,她目瞪口呆难怪没什么神经,这个硬度的骨头根本不害怕任何程度的攻击。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么硬的骨头”
        “椎骨和翅膀撑架是相连的。我应该和你讲过,他们会替换掉一部分骨头,然后使用合金代替。我的撑架就是用神种更换下来的骨头制造的。”西斯半扭过头来。
        “他们在移除骨头的时候用什么切割”
        “用它们的前爪。”
        胡来头疼,从另一侧的悬架上拿下一个喷头,另一侧是档位设置。
        “你趴着吧,我要用高压水枪采集骨质样本我怕弄伤你。”
        西斯顺从地翻身趴在台子上,胡来选定离他心脏远一点的位置动手,也就是他脖子后面的那块骨头。她摁了摁,并没有摸到肩胛,而是一个环状的、十分规则的形状在两肩。
        “弄伤了也没关系,不会痛的。”
        “但是你的体内会受损,别说这种傻话。”胡来按过西斯的脸颊,有点凶。
        “会复活的。”
        “嘘,你烦到我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西斯默默地闭上了嘴。
        胡来戴上防护手套和护目镜,将水枪调到一档。这个压强已经足以将一个人横着斩开,听说切面会很干净利落。
        有点血腥。
        那一小块露出的骨头大概只有四分之一的手掌那么大,胡来稳了稳手腕,将枪口抵在外层,打开了水枪,光速完成了取样,用小托盘连带小坑里的水一同装了起来,放到高温箱里进行分离。
        另一边的离析液已经有明显的分层,下层沉淀了莹蓝色的生物,很小,大概只有皮屑那么大点,挤在一块儿。
        看体积比例,血液底浆与沉淀物的比例将近3比1,25立方厘米的小型生物竟然不到5毫克的重量。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神种可以控制翅膀的充血,就是靠这些小东西吗”
        胡来把试管举到西斯面前。
        “它们体内没有这些。”
        “那他们要怎么控制”
        “真要形容的话,”西斯伸出一直胳膊,点在胡来的头顶,“他们的神经系统是一棵树。从头顶进行分类,沿着筛选条件走进不同的分叉,最终到他们需要控制的部分。”
        胡来很感兴趣“但是它们只有表壳有危感系统吧从全身聚集到头顶,再走一遍流程,反应的时间是不是太长了”
        “但是他们就很少有像人类一样的失控行为。人类大脑逻辑的建立很复杂,但是它们从出生那一刻起就有一个清楚的模板。
        所谓头顶,就是它们最脆弱的信息收集点,那里受到伤害之后是需要全身一级响应的。但如果没什么重要的,比如说肢体末端对他们来说就算断掉后肢,也不会造成什么损失。”
        胡来转了转眼睛,尝试理解他的意思“也就是说,神种身体的脆弱程度,是按照顺序排列的吗”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它们通常只有一个弱点,就是筛选中枢。这个筛选中枢像是树根,枝杈遍布身体结构的前后左右。”
        西斯向胡来比划,他用系统构建了一个数字小人,上面是密集分布的神经系统。最上方的一级分叉有近20个。
        “神种动用翅膀的时候,就是这条分叉在工作。”西斯标红那条链接着翅膀的分叉,“但是同时,还可以有其它的分叉一同工作。只要信息传递下去,就会按照模板自动进行分类。”
        简直就像是流水线的分拣系统,由筛选中枢分类。这就好像当学生被丢到流水线上,筛选中枢按照他们的选科分类,然后送入特定的班级。在这些班级里,又会将他们分为优等生和劣等生,优等生又被分为内向和外向这些工作是同时进行的。
        “也就是说,你们的神经以多核的方式运作”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我们,是神种。”西斯纠正道,“就是这样,神种能够在同一时间兼顾很多事情但是他们接收的能力有限。”
        这就像一个人可以闭着眼睛分别用左右手作画,但是如果你让他对照着两张图片同时作画,就无法完成。一个是肌肉记忆,一个需要思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