辉煌中文网 - 都市小说 - 阴阳眼的倒霉媳妇儿在线阅读 - 第 56 章 第 56 章

第 56 章 第 56 章

书迷正在阅读:我是至尊
        天才本站地址
        在得知张晓等人今天还要赶飞机的时候,白雨菲很自觉地提出了告辞,只是在出门的时候还不忘调戏了一番张晓,并且告诉她,等她回来要好好谢谢她。
        张晓整个人都是懵的,感觉今天真是太疯狂了,从早上一睁开眼睛就遭遇了一场风暴。
        按着萧以沫漆黑的脸色,张晓觉得,这风暴可能还没过去。
        “你快点收拾东西,等一下飞机起飞了可不等你。”扔下一句话,萧以沫就黑着脸出门了。
        回到自己的别墅之后,萧以沫依旧满脸不高兴的样子。
        楚丽人奇怪地打量着萧以沫,笑道“你知道嘛,你今天的样子,特别像一个抓小三的怨妇。”
        萧以沫吓了一跳,随后有些不自在地说道“你瞎说什么呢,我也是看她随随便便把一个不认识的人带回家里,所以有些担心罢了,现在她那里只有她一个人住呢,万一发生一点什么,都没人知道。”
        楚丽人挑了挑眉毛,随后笑道“算了,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。”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叫做我说什么就是什么,本来就是嘛。”萧以沫有些底气不足地嘀咕道,随后又嘟着嘴说道“那个白雨菲是什么来头”
        楚丽人不紧不慢地喝着咖啡,悠悠地说道“白家的二小姐,在市里弄了个酒吧玩玩,她在我们圈子里还是挺有名的。”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挺有名的,我反正没听说过。”萧以沫嘟着嘴回道。
        楚丽人看了萧以沫一眼,笑道“你听说过谁呀就连你本人在圈子里也只是只闻其声,不见其人好吧,大多数人连你长什么模样都不知道。”
        萧以沫哼了一声,赌气地扭过头去,随后又小孩子气一般地靠近楚丽人,问道“那她为什么那么有名呀”
        楚丽人无奈地笑着摇摇头说道“以前就跟你说了,你身在这个圈子里,又不融入进去,以后会有麻烦,跟你说你也不在意,现在倒是感兴趣起来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“哎呀,你好烦,你就说你说不说吧。”萧以沫耍赖地看着楚丽人。
        楚丽人面对这妹妹也是没办法了,她这个人也只有在不熟悉的陌生人面前会表现一副冰山美人的样子,在熟悉的人面前根本没办法保持那个样子,完全就是个没长大的小孩子。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白雨菲呢,架势跟你差不多,家里主要是在国外发展的。这个白雨菲之所以有名呢,是因为她长得漂亮,而且她喜欢女人,是个蕾丝边,所以关于她的话题一向不少。”
        “喜欢女人”萧以沫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楚丽人。
        楚丽人古怪地看了萧以沫一眼,“怎么了这不是很正常的嘛,人家喜欢什么人关你什么事,这么大反应干什么。”
        萧以沫急了“什么叫做不关我的事,她看上张晓了呀,张晓的事就是我的事”
        楚丽人无语了,“大小姐,你哪只眼睛看出她看上张晓了人家白二小姐喜欢的类型,那是天下皆知的好不好,简单来说就是黑长直,要不然她也不会回国内来了,张晓根本就不搭边好不好。也就是昨天两人遇上了,张晓稀里糊涂的帮了她一把,完全跟看上这个词不搭边。”
        “我看她就是想勾搭张晓,你看她走的时候那个眼神,那个动作,那个语气,整个就是狐狸精变的。”
        楚丽人摇摇头,叹了一口气说道“我反正是没看出来她想要勾搭张晓,我倒是觉得你有这个倾向。”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”萧以沫还在想着白雨菲的事情,一时间没有听清。
        楚丽人连忙摇头,“没,没什么,就是想着等一下这个事情要怎么操作,那种山沟沟里,我们还是想出一个万全之策比较好。”
        萧以沫果然被带歪了,满不在乎地说道“这有什么难的,先到市里找人,然后带着干部下乡,最后出点钱搞定,能有多难。”
        “是是是,不过你也清楚,有些事情不是钱能搞定的,小心大意失荆州。”
        “哼,这一点不用你说。”萧以沫别过头不看楚丽人,也不知道在闹什么变扭。
        张晓很快就把自己收拾利索了,跟着萧以沫的车队去了机场,全程萧以沫都是一副别人欠了她八百万没还的样子,吓得张晓半句话都不敢多说。
        好在上了飞机之后,她依旧被带进了萧以沫的专属休息室,总算没让她昏头昏脑地下飞机。
        不过这一次要好很多,那种呼吸都困难的感觉变小了,让张晓还有精力去看一看窗外的景色,虽然只是一片白花花的白云,但是看上去就像是棉花一样,让人有种想要扑上去的感觉。
        这让张晓想起了自己的床,也是这样软绵绵的,很舒服,让她一下子就睡过去了,也是导致她昨天晚上饿得半死,今天早上睡过头的主要原因。
        下了飞机,萧以沫的车队接上了一个年轻人,随后一群人就马不停蹄地往目的地驶去。
        看到张晓很好奇,楚丽人就解释道“那是政府的办公人员,我们想要把事情办妥当了,有个中间人会比较好,昨天就让人先做了前期工作,所以今天接了人就可以走了,这一次过后,我们可要好好休息一下了,不能再到处飞了,你不累,我们也累。”
        张晓一个劲地点头,她已经觉得很不好意思了,一直在麻烦两人。
        她很清楚,有她们两个在,麻烦的事情也会变得简单。
        好在这件事情之后,剩下的事情都是在市内,不需要去外地,等把周边的事情解决完了,才会去外地,不过也没两件,也没有像这一次这么棘手的。
        张晓摸了摸脖子上的玉佩,女鬼姐姐这一次跟来了,想必是很不放心自己的妹妹。
        一行人在乡里休息了一晚,第二天才去了女鬼姐姐的村子。
        好在这里的干部还是做实事的,村村通的工作做得不错,让一行人可以直接开车到目的地。
        据女鬼姐姐说,八年前可没有这条路,看着她满脸感叹的样子,张晓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        很快,一群人就来到了一个破败的小山村,整个村落看上去特别的破旧,几乎家家户户都是瓦砖房,而且是那种看上就有一定年代感的瓦砖房,感觉雨水大一点都能给墙打出一个窟窿的那种。
        在乡干部的带领下,他们找到了村长,然后又在村长的带领下找到了女鬼姐姐的家。
        这户人家应该是整个村子最穷的了,那屋子,都快成危房了,整个院子里都是杂草丛生的样子。
        张晓很不理解,现在道路已经通了,只要家里有一个出去打工的,日子也不至于过成现在这个样子。
        村长摇摇头说道“小莲是个苦命的孩子,她爸成天就知道喝酒,喝得人不人鬼不鬼的,她妈又是个软弱的,什么都听她爸的。小莲那丫头逃走了之后,那边的人过来找过,没找到,就把小莲家值钱的东西都抢走了,说除非把人送回来,否则就要让他们家还彩礼钱。她爸是个要钱不要命的,有钱就去买酒,后来那边又陆陆续续来了几次,找不到钱就把家里值钱的东西都抢走,连地里的都不放过,所以现在一家子是越过越不成样喽。”
        张晓忍不住说道“那村长你就不管吗”
        村长看了张晓一眼,随后叹着气摇头,“现在可没人会听我这个老头子的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一群人一进门,老村长就叫道“老根儿家的,来客人了,出来一下。”
        不一会儿,一个瘦弱苍老的女人走了出来,“村长叔儿。”
        老村长点点头,“你家男人呢”
        女人一下子就哭了,“叔儿,你去看看吧,都三天了,没能起床呢,东西都没吃下去。”
        几人一看大事不好,连忙进屋,整个屋子里几乎连像样的家具都没有,一个挺着大肚子脸色蜡黄的男人躺在床上,拼命地喘气。
        “这,这是怎么回事”老村长看了也知道不好,感觉人快不行了。
        女人瘫在地上大哭,“前些年下乡义诊的大夫就说了,他肝不好,让他少喝酒,可他不听呀,说多了还打人,今年年初的时候,肚子就大起来了,我们家也没钱看病,他就知道喝,前两天一下子就瘫地上了,我也没法子救呀。”
        老村长哎了一声,也没有多话,他能怎么说
        这个村子里大多数人都是贫困户,大家日子都不好过,这病一看就知道不得了,肯定花不少钱,谁能出这个钱
        没钱,怎么看病
        一群人也顾不上其他,先把人送医院吧。
        这时候,屋子后面走出来一个瘦弱的小女孩,和一个同样瘦弱的小男孩。
        张晓一愣,她知道有一个妹妹,但是没听说还有一个弟弟呀。
        看到小男孩只有五六岁的样子,张晓突然明了,也许女鬼姐姐并不知道呢。
        “他总算还是有了一个儿子。”女鬼姐姐在一旁冷漠地说道,“他从来不把女人当回事,只想着要儿子,把我卖出去,也是为了生儿子。当初我母亲已经怀孕了,我只是不知道是男孩还是女孩。”
        张晓没有回话,她不想被人注意到她。
        一群人七手八脚地把人送去医院,结果就一句话,准备后事吧,肝癌晚期,肝腹水,如果不送医院的话,基本上也就是这两三天的事了,现在送医院,医生也没什么办法了。
        女人呜呜唧唧地哭着,而女孩的脸上则是满蓝冷漠,丝毫看不出有半点伤心。
        倒是小男孩朦朦胧胧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看到母亲在哭,也跟着一起哭。
        果然,没多久,男人就咽了气,女人满脸茫然地看着老村长忙里忙外的,最后还是萧以沫发话,直接把人烧了,骨灰带回去,不然一群人还想着叫辆车把人拉回去呢。
        钱倒是好说,只是车难找,这活没什么人愿意干,现在这么一处理反倒是简单了。
        女人就像是傻了一样,带着骨灰盒回到了破烂的家。
        萧以沫忍无可忍,她已经不想再这么折腾下去了,“我属下认识江莲,这一次是特意来找她的家人的,你们有话快说。”
        看萧以沫带着人离开了,张晓考虑了一下,说道“阿姨,您接下来有什么打算”
        看着对方一脸茫然的样子,张晓明白,自己白问了。
        又看着女鬼姐姐的妹妹,说道“你是叫江铃吧,我听你姐姐说过。”
        江铃冷漠地看了张晓一眼,点了点头也不说话。
        张晓有些坐蜡了,不过好在江铃至少还有点反应,于是继续说道“你姐姐一直很担心你,特意嘱咐我,要在你16岁之前找到你。因为我比较忙,现在才有时间过来,不好意思,让你久等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江铃木然地摇摇头,仿佛什么也不在意。
        张晓看了一眼女鬼姐姐,吸了一口气继续说道“你还记得你姐姐说过,要带你去大城市,过好日子吗”
        江铃的眼神动了动,但是依旧没有说话。
        “她很想做到,很努力,只是她没有等来机会。”
        “她死了。”江铃冷漠地说道。
        张晓看了看女鬼姐姐,她就站在江铃的身后,一脸悲伤地看着自己的妹妹。
        张晓吸了一口气说道“是的,可是她一直都很在乎你。”
        江铃看了一眼张晓,说道“我姐姐是做小姐的,你也是吗”
        张晓愣了一下,随即看了一眼女鬼姐姐,看到她一脸悲伤,连忙说道“那个,我我不是,虽然你姐姐是做,做那个的,但是,但是她真的是一个很好的人。”
        江铃点了点头,说道“我知道。”